中文 |
您的位置: 包头新闻网首页 » »

那些激情澎湃造坦克的日子—内蒙古一机集团建厂筹备参与者张维钧访谈

张维钧——1949年1月加入第四野战军,学习修理坦克。1950年在长辛店坦克大修中心工作。1955年4月调内蒙古一机厂,负责坦克总装,工艺试制生产,担任五分厂厂长。1984年离休,帮助筹建一机厂福利厂。2006年退休。

记者:

张老,您是在早期为了军工事业来到包头的。您见证了这个城市军工业的建设和发展,所以今天请您给我们谈谈。您是哪年来包头的?在一个什么背景下来包头的?

张维钧:

我是1955年4月1日来包头的,来包头之前我在第四野战军战车团工作,我是技师,工作内容是修坦克,有一天厂领导找到我,说国家要在包头建一个坦克制造厂,那时候我们都说代号,我当时在北京的工厂叫618,包头这个代号是617,那时候人们都是听从组织安排。

我当时在包头东河火车站下的火车,虽然当时已经是4月份,北京麦苗已经青了,包头还很冷。当时办公就在东河火车站一个三层小楼里,就住在火车站旁边半山坡上农民的小平房里。

记者:

以前您在北京是修理坦克的,现在要制造坦克,您是什么心情?

张维钧:

很激动,很兴奋,要亲自制造坦克了嘛。

记者:

一机厂的人员来源是个什么情况呢?

张维钧:

当时的技术骨干都是从全国其他老厂过来的,像我是从北京618过来的,还有一些是从哈尔滨过来的,那里有一些原来日本人留下的一些老军工的底子,当然,这些都是技术骨干,基本都是领导了。要说呀,当时可是聚集了一批国内优秀的军工人才,毕竟国家对咱们这个厂是非常重视的,是咱们国家唯一的一个坦克制造厂。还有一些是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。

现在你看见一机厂是很漂亮的,但是我刚来包头那时候,那是一片荒滩、戈壁沙漠,一刮风漫天飞风沙,条件非常艰苦。但是那时候,我们每个人不管是从北京来的还是从上海来的,不管以前是多大的领导,还是多大领导的子女,来了这里后都没有一点怨言,大家就是一股劲干。

旅途中的张维钧

记者:

张老,您过来时具体负责什么工作呢?

张维钧:

当时我是作为技术骨干来包头的,就是为生产做准备,大约我来两三个月后,成立了生产技术筹备处,我当时是一个工艺员。

记者:

当时是一个什么情况呢?

张维钧:

当时617是国家150多个重点项目之一,汇聚了全国优秀的军工人才,大家根本不考虑条件艰苦,都干劲十足,都想着要为国家军工事业做贡献。1956年,从苏联来了大量的专家以及技术资料、图纸,但我们中很多人不懂俄语呀,于是大家又开始学习俄语,就是说除了要研制坦克还要学习外国语言。

1958年,我们研制成功了第一台中苏友谊坦克车,就是中国零部件和苏联零部件共同完成的中苏混合车。这是我们生产的第一台坦克,生产出来后,我们那个激动呀,现在想想都还激动呢。

张维钧在坦桑尼亚

记者:

生产坦克是怎样一个过程呢?

张维钧:

当时我是五分厂的生产副厂长,主要负责生产,负责全部工艺,就是总装厂,当时要求我们要最快把坦克试制出来,因为你也知道,坦克对国防建设是非常重要的武器。第一台坦克研制成功就是我开着坦克试车的,在一机厂后面的荒地里,现在叫110国道,那个时候就是一片荒滩,试车就是车研制出来后,开着车在路上跑两个50公里,试验性能,发现问题。要从坦克的双向性能,垂直方向,水平方向等方面做综合测试。我记得当时是最先发现变速箱有问题,我就停下来反复来回试验,现场就把这个问题解决了。

1958年底,我们生产的坦克车完全通过检验。

记者:

1959年是新中国建国10周年,当时一机厂坦克方阵参加国庆10周年大阅兵,接受国家领导人检阅,这是每一个军工人的骄傲,听说您也去了北京,您给我们谈一下当时的情况吧。

张维钧:

参加国庆10周年阅兵是我们当时的最大任务, 1959年上半年我们要全部完工,而且必须确保不会有任何问题,所以这无论是从技术上还是时间上对我们来说都是很大的考验。

为了早日完成任务,当时从领导到工人,大家都吃住在厂里,恨不得一天24小时工作,饿了,就现场吃点东西;累了,就休息一会儿,马上接着干,当时可没有现在这么先进的技术,那时候主要靠手工,比如擦炮,现在有擦炮机,那时候我们就是人工用手擦,还有那个方向盘调整,现在一个按钮就行了,但那时候不行呀,都要靠人工,还有装履带板,后来有车带链接机,但那时候,都是靠我们自己手工装。那种不畏艰难勇往直前的精神,真的,很让人感动,我现在和你讲这件事,还很感动。

1959年6月底,我们按时完成了坦克生产任务。部队过来拉走了32辆坦克,这就是我们生产的参加国庆10周年阅兵的坦克。

开始,我并没去北京,是我们一个主任带人去的,阅兵后,主任的爱人生孩子大出血,很危险,主任连夜赶回来,由我带班组骨干30多人连夜赶到北京。在北京待了一个多月,从北京回到包头是11月12号。这对我来说记忆非常深刻,多少年我都不会忘,是非常难忘的。

记者:

一机厂与国外合作生产过坦克,您参与了吗?那是什么时候?怎么合作的?

张维钧:

我在厂里一直负责生产,经过建厂、创业、研发等等艰苦历程,整个工厂越来越顺,厂子规模也越来越大,生产能力也越来越强,我们就是这时起和国外合作的。

1989年,我去坦桑尼亚待了三个月,就是帮他们考察建厂。

记者:

张老,您这是一生心血都贡献给了军工事业。

张维钧:

这个话是可以这样说的。今年(2017年)我93岁了,我是1925年生人,1941年参加工作,1954年来包头时还不到30岁,直到1983年我离休,我从没离开过军工。离休后,我又到一机厂福利厂,直到2006年才退休,等于离休后又工作了20年——前几年身体好的时候,我没事就要去厂里看看,看看那些坦克,看着它们,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,我对它们,是有着深厚感情的,也可以说是有着一种情怀吧。

虽然现在是和平时期,但是我还是那句话,坦克是国防建设非常重要的武器。我为自己是一名军工人而骄傲自豪。

现在再回想我们当年从祖国四面八方来包头建设一机厂时,我们那种对国家的热爱,那种永不服输、勇往直前的军工人的精神,放到今天都是值得每个人学习的,都是值得整个国家弘扬的。(记者:张茜 吴莎)

黄河云平台

微信公众号

手机客户端

手机客户端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